艺乐专访丨章贺:做一个不讨好观众的演员

时间:2019-08-24 来源:www.acad-abs.com

  原创艺乐杂志3天前我要分享image.php?url=0MhGFtGgXV

长腿笼着风,扑面就是山海临渊的气息,然而盯久了又仿佛生出些盅惑的意味,尤其是不经意间流露的微表情,还挺痞的。怪不得,他能将忠勇和奸佞都演出十分的火候。

  《艺乐杂志》2019年7月刊人物

  image.php?url=0MhGFtRSeS

  当代农村题材大剧《麦香》迎来了大结局:麦香病愈,回家推开门,云宽怀抱一束红玫瑰西装笔挺款款走来,经历了三十年的相爱分离再聚首的两人,此刻已无需任何言语。随着剧情的落幕,观众松一口气的同时,也因麦香和云宽多舛又真挚的爱情故事百感交集。

  image.php?url=0MhGFtQMRA

  章贺以其精湛的演技,将农民兵云宽从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年龄跨度完美演绎。在云宽的身上,有乡村青年的粗砺,有身为军人的勇气和胆识,也有紧跟改革开放浪潮的新观念,作为大时代下的小人物,以个体命运折射时代变迁。

  image.php?url=0MhGFtaxfj

  在对角色的把握上,章贺觉得“人物的调性很关键,在演每一场戏包括定任务基调的时候,都要精准拿捏。”因此,除了及早研读剧本,为了找到农民该有的样子,他还在开机前提前进组,跟着当地农民下地干活,每天都汗流浃背,皮肤也晒得黝黑。

  image.php?url=0MhGFtBSIN

  无论戏份的多与少,每部戏对于章贺而言,都同样值得重视,他“每个角色都是提前做完功课,带着100分的热情去的”。

  尤其是在拍《军师联盟》那一年,因为演了一个武将曹真,章贺一直在增肌,三分吃、七分练,还有剧中留了9个月的络腮胡子也是他自己的,夏天糊在脸上热的难受,仍坚持没刮。直到杀青,章贺刮掉胡须,又用了1个月瘦身,迅速从角色跳出,回归了自己。

  image.php?url=0MhGFtBnvU

  因为对各类角色的精妙诠释,章贺素有“千面男神”之称,可一旦脱离演员的工作,面对媒体、摄影机,在他的身上又很难再找到半分表演的成分。章贺在谈及作品和角色的时候,你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眼底的诚恳,以及对于从其中不断汲取到养分所流露出来的满足感。

  image.php?url=0MhGFtLqyO

  出道16年,章贺鲜少为自己的戏做宣传,身上的标签却一直没有断过——“硬汉”“型男”“大反派”“移动的荷尔蒙”等等,但事实上,一切外界的定义都不能完全绑住他,也不能全部代表他。对于将表演视为一生所求的章贺来说,他仍随时备战去探索更多未知的角色。

  image.php?url=0MhGFtZQ1r

  「我一直希望自己做一个不要讨好观众的人。」

  章贺拿到一部戏时,一般都会看这个人物给他什么,或者他跟这个人物结合能呈现、表达出什么,“就是人物的情感层次如何丰富,人物性格要鲜明”。就算是要演一个纯正的坏人,他也会在“正邪”属性外,去发掘角色本身的动因和内在逻辑。

  他不愿在刻意打造的人设中沉浮,做一名认真演戏的好演员,才是章贺真正想要的。

  『对话』章贺

  ELE:最近在忙什么呢?有筹备新的作品吗?

  章:刚刚拍完《我爱你祖国》在海南拍的,海南从改革开放开始,以香蕉为基础,说改革开放发展的历史画卷,我在里边演改革开放收益的第一批人,第一批致富的商人,然后被聘请过去做厂长,厂长责任制,每年创收多少。

  ELE:未来事业上,您有怎样的职业规划?

路对我来说还很长,当下规划就是把自己的生活和身体状态保持好,时刻迎接一些对我来说费劲的,有挑战的,让我欣喜若狂角色的出现。

  ELE:您如何看待纯粹这个词语?您觉得永葆纯粹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?

  章:人需要纯粹,但是有种纯粹是不好的,就是假纯粹。纯粹是建立在真诚和诚实的情况下的,不是说,‘对不起啊,我这人说话直’,说话直你知道伤害人家你还说什么。生活中,对你的爱人、对你的朋友一定要纯粹,一定要保持在真诚和诚实的前提下。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