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能灭六国,先功在用美人计解决了西戎这个后顾之忧

时间:2019-10-09 来源:www.acad-abs.com

  原标题:秦能灭六国,先功在用美人计解决了西戎这个后顾之忧

  

  文:赵倡文(读史专栏作者)

  秦国作为周王朝西部边陲的小国,之所以能一步步变得无比强大,到最后灭六国制天下,与秦穆公略施小计,解决了西戎这个后顾之忧密不可分。

  简而言之,秦国的发家史,其实是一部与西戎斗智斗勇的历史。

  秦的先人中潏早在商朝时就负责和西戎作战,保卫商的西部边垂。到了周朝,中潏的子子孙孙都担负起这个责任,然而此时秦的先人与西戎比一直处于劣势。

  先是一支一直住在犬丘的秦的先人,在周厉王时被西戎给灭了,然后是周宣王时秦仲率兵讨伐西戎兵败被杀。

  秦仲被西戎杀死后,秦庄公子承父业,带领弟兄五人,统兵七千,终于打败了西戎。

  可这次胜利微不足道,改变不了秦弱西戎强的基本态势,庄公的长子世父充分认识到与西戎斗争的长期性与复杂性,为了给祖父秦仲报仇,他不仅让位给自己的弟弟,而且还立下誓言“不杀死戎王我决不进城居住”,大有“不破楼兰誓不还”的气势。

  可光有志向,没有真实功夫是不行的,世父也最终成为戎人的俘虏。

  

  在与西戎的斗争中,秦人虽说是经常失利,但也得到了好处。到周平王时,秦襄公由于和犬戎作战有功,被封为诸侯。秦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一方国土。

  秦虽立国,但却始终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,他东边是强大的晋国,西边是虎视眈眈的西戎,稍不留神,不是被晋国踢了一脚,就是被西戎打了一拳。

  俗话说“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”,更何况此时的秦国还远不是一条出色的好汉。因此,东西两线作战始终让秦国的历代当家人头疼。

  到了秦穆公当家时,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局,与晋作战互有胜负,还得时时提防西边的戎王。怎样才能破此僵局?正当秦穆公挠头时,机会终于来了,创造这个机会的是一个戎王的使者,名叫由余的贤人。

  秦穆公上台后,把秦国治理地风生水起,戎王担心秦国强大起来,就派由余出使秦国,顺便打探一下秦国的实力到底如何。

  秦穆公也想借此机会展示一下秦国的富有与强大,从而震慑一下戎王,就带由余参观自己豪华的宫殿和无数珠宝。

  可出乎秦穆公预料的是,由余看完这些并不感到震惊,反而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:“你这些宫殿太高大了,你这些珠宝世上太稀有了!可是这么多东西,让鬼神来创造,鬼神也会感到费神劳力难以完成,更何况你是使人来完成呀!真是难为你们的老百姓了!”

  自己本来想向由余炫耀一下,谁知由余竟说出这样一番高深莫测的话,秦穆公很纳闷,难道戎王手下也有能人?就问由余道:“我们堂堂华夏是以诗书礼乐和法度来治理国家的,即便是这样,各种灾乱还会时时发生,而你们戎夷连这些也没有,想要治理好国家不是也很难吗?”

  

  这个问题牵扯到治国的理论高度,秦穆公想以此揶揄一下由余,长一长自己的威风,孰不知由余的这次回答让秦穆公更吃惊。

  由余说:“这恰恰正是你们国家发生灾乱的原因呀!黄帝制定礼乐和法度后,他自己带头执行,才仅仅达到小治。到了后世,这些当权的可没有了黄帝的德行,自己日益骄奢淫逸,反而去依仗法度的威严来要求老百姓。老百姓怨恨到了极点,就会责怪当权的人不仁不义。这样上上下下相互责怪,才造成了你们现在的相互杀戮。再看看我们,虽然是戎夷,没有那些条条框框,但我们的戎王知道用淳厚的仁爱之心对待天下,天下的人也都怀着忠贞不渝的信义来事奉戎王。我们戎王这样做,管理一个国家就像管理一个人那样简单,哪还用得着那些礼乐和法治?这才是无为而治,真正的圣人之治呀!”

  由余的一席话不啻在秦穆公头顶响了一颗炸雷,惊得他半天回不过神来,自己这么多年来励精图治,国家建设才稍稍有点起色,本想着借此东风去称霸中原,没想到西边还有如此圣人在,戎王在他的扶持下那也肯定不会是等闲之辈,如果自己光顾着东边,西边说不定就要着起火来,真是“胡同里打狼,两头害怕”!

  于是秦穆公忧心忡忡地找到了内史廖,说:“我听说邻国有圣人,是其敌国最担心的事情。现在由余这样贤能,也是我的心头之患呀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  内史廖说:“这个很好办,戎王住在偏僻蔽塞的地方,没有听过中原的音乐。您不妨试着给他送去一些歌伎舞女,让他享乐。只要他一享乐,就没有心思去打理朝政了,也就更没有了斗志。再者,您留着由余不要让他回去,时间长了戎王就会怀疑他。这样子一来,俘获戎王就不会成为什么难事!”

  

  秦穆公一听连声叫好,立马指示下边按计而行。果然,戎王接受秦国送来的歌伎舞女后,天天看着美女、听着音乐,沉醉其中不能自拔。

  而此时的秦穆公却对由余礼遇有加,两人是“曲席而坐,传器而食”。就这样过了一年,秦穆公才放由余回到戎王的身边。可此时的戎王在秦穆公“美人计”的腐蚀下已经变得不思进取。由余非常着急,三番五次劝谏戎王振作起来,远离那些歌伎舞女,身处温柔乡中的戎王哪里听得进去。

  秦穆公适时向由余抛出了橄榄枝,由余一看,戎王是没得救了,就死心塌地投降了秦国。秦穆公不仅没有小看这个投降者,而且还把他当做贵客来招待,不断向他请教如何去讨伐戎王。

  就在戎王沉湎于享乐时,秦穆公在公元前623年,采用由余的计策讨伐戎王,一下子打败了戎王,兼并了十二个小国家,开拓了千里疆土,终于称霸西戎,稳定了西部边境。

  自此,秦国没有了西线的威胁,历代国王才得以专心致致实施东进战略,与群雄逐鹿中原,最终灭六国一统天下。

  左丘明曾在《左传·闵公元年》中说过“宴安鸩毒,不可怀也”。大意就是说:“贪图安逸享乐等于饮毒酒自杀,不可怀恋”。可历史上像戎王一样毁于享乐的人举不胜举,不能不令人警惕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  来源:读史

  原标题:秦能灭六国,先功在用美人计解决了西戎这个后顾之忧

  

  文:赵倡文(读史专栏作者)

  秦国作为周王朝西部边陲的小国,之所以能一步步变得无比强大,到最后灭六国制天下,与秦穆公略施小计,解决了西戎这个后顾之忧密不可分。

  简而言之,秦国的发家史,其实是一部与西戎斗智斗勇的历史。

  秦的先人中潏早在商朝时就负责和西戎作战,保卫商的西部边垂。到了周朝,中潏的子子孙孙都担负起这个责任,然而此时秦的先人与西戎比一直处于劣势。

  先是一支一直住在犬丘的秦的先人,在周厉王时被西戎给灭了,然后是周宣王时秦仲率兵讨伐西戎兵败被杀。

  秦仲被西戎杀死后,秦庄公子承父业,带领弟兄五人,统兵七千,终于打败了西戎。

  可这次胜利微不足道,改变不了秦弱西戎强的基本态势,庄公的长子世父充分认识到与西戎斗争的长期性与复杂性,为了给祖父秦仲报仇,他不仅让位给自己的弟弟,而且还立下誓言“不杀死戎王我决不进城居住”,大有“不破楼兰誓不还”的气势。

  可光有志向,没有真实功夫是不行的,世父也最终成为戎人的俘虏。

  

  在与西戎的斗争中,秦人虽说是经常失利,但也得到了好处。到周平王时,秦襄公由于和犬戎作战有功,被封为诸侯。秦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一方国土。

  秦虽立国,但却始终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,他东边是强大的晋国,西边是虎视眈眈的西戎,稍不留神,不是被晋国踢了一脚,就是被西戎打了一拳。

  俗话说“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”,更何况此时的秦国还远不是一条出色的好汉。因此,东西两线作战始终让秦国的历代当家人头疼。

  到了秦穆公当家时,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局,与晋作战互有胜负,还得时时提防西边的戎王。怎样才能破此僵局?正当秦穆公挠头时,机会终于来了,创造这个机会的是一个戎王的使者,名叫由余的贤人。

  秦穆公上台后,把秦国治理地风生水起,戎王担心秦国强大起来,就派由余出使秦国,顺便打探一下秦国的实力到底如何。

  秦穆公也想借此机会展示一下秦国的富有与强大,从而震慑一下戎王,就带由余参观自己豪华的宫殿和无数珠宝。

  可出乎秦穆公预料的是,由余看完这些并不感到震惊,反而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:“你这些宫殿太高大了,你这些珠宝世上太稀有了!可是这么多东西,让鬼神来创造,鬼神也会感到费神劳力难以完成,更何况你是使人来完成呀!真是难为你们的老百姓了!”

  自己本来想向由余炫耀一下,谁知由余竟说出这样一番高深莫测的话,秦穆公很纳闷,难道戎王手下也有能人?就问由余道:“我们堂堂华夏是以诗书礼乐和法度来治理国家的,即便是这样,各种灾乱还会时时发生,而你们戎夷连这些也没有,想要治理好国家不是也很难吗?”

  

  这个问题牵扯到治国的理论高度,秦穆公想以此揶揄一下由余,长一长自己的威风,孰不知由余的这次回答让秦穆公更吃惊。

  由余说:“这恰恰正是你们国家发生灾乱的原因呀!黄帝制定礼乐和法度后,他自己带头执行,才仅仅达到小治。到了后世,这些当权的可没有了黄帝的德行,自己日益骄奢淫逸,反而去依仗法度的威严来要求老百姓。老百姓怨恨到了极点,就会责怪当权的人不仁不义。这样上上下下相互责怪,才造成了你们现在的相互杀戮。再看看我们,虽然是戎夷,没有那些条条框框,但我们的戎王知道用淳厚的仁爱之心对待天下,天下的人也都怀着忠贞不渝的信义来事奉戎王。我们戎王这样做,管理一个国家就像管理一个人那样简单,哪还用得着那些礼乐和法治?这才是无为而治,真正的圣人之治呀!”

  由余的一席话不啻在秦穆公头顶响了一颗炸雷,惊得他半天回不过神来,自己这么多年来励精图治,国家建设才稍稍有点起色,本想着借此东风去称霸中原,没想到西边还有如此圣人在,戎王在他的扶持下那也肯定不会是等闲之辈,如果自己光顾着东边,西边说不定就要着起火来,真是“胡同里打狼,两头害怕”!

  于是秦穆公忧心忡忡地找到了内史廖,说:“我听说邻国有圣人,是其敌国最担心的事情。现在由余这样贤能,也是我的心头之患呀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  内史廖说:“这个很好办,戎王住在偏僻蔽塞的地方,没有听过中原的音乐。您不妨试着给他送去一些歌伎舞女,让他享乐。只要他一享乐,就没有心思去打理朝政了,也就更没有了斗志。再者,您留着由余不要让他回去,时间长了戎王就会怀疑他。这样子一来,俘获戎王就不会成为什么难事!”

  

  秦穆公一听连声叫好,立马指示下边按计而行。果然,戎王接受秦国送来的歌伎舞女后,天天看着美女、听着音乐,沉醉其中不能自拔。

  而此时的秦穆公却对由余礼遇有加,两人是“曲席而坐,传器而食”。就这样过了一年,秦穆公才放由余回到戎王的身边。可此时的戎王在秦穆公“美人计”的腐蚀下已经变得不思进取。由余非常着急,三番五次劝谏戎王振作起来,远离那些歌伎舞女,身处温柔乡中的戎王哪里听得进去。

  秦穆公适时向由余抛出了橄榄枝,由余一看,戎王是没得救了,就死心塌地投降了秦国。秦穆公不仅没有小看这个投降者,而且还把他当做贵客来招待,不断向他请教如何去讨伐戎王。

  就在戎王沉湎于享乐时,秦穆公在公元前623年,采用由余的计策讨伐戎王,一下子打败了戎王,兼并了十二个小国家,开拓了千里疆土,终于称霸西戎,稳定了西部边境。

  自此,秦国没有了西线的威胁,历代国王才得以专心致致实施东进战略,与群雄逐鹿中原,最终灭六国一统天下。

  左丘明曾在《左传·闵公元年》中说过“宴安鸩毒,不可怀也”。大意就是说:“贪图安逸享乐等于饮毒酒自杀,不可怀恋”。可历史上像戎王一样毁于享乐的人举不胜举,不能不令人警惕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秦穆公

  戎王

  秦国

  秦仲

  黄帝

  阅读 ()

http://developer.jjcraft.cn